菜单

现年以亚马逊河陵县高等高校统招考试文科探花的实际业绩考入北大,  该村村民族事务委员会员会会高管王桥发说

2019年8月26日 - 万搏中小学辅导机构

  横山村是石排一个经济实力中等偏下的村落。1995年,该村由村小学和一名教师联合发起,以村委会名义筹资40多万元本金,设立了一个“横山教育基金”。基金每年依靠从银行所得的5万多元利息,给全村学生发放教育补贴。

继本报报道东莞市石排镇户籍人口从幼儿园到大学长达25年的免费教育后(详见8月26日A23版),“最牛教育强镇”石排镇再出新举措:设立500万元的奖教奖学基金。昨日石排镇召开大会,奖励在今年中考及高考中表现突出的学生,其中今年东莞文科状元石排籍学生邓永辉获得了该镇奖励的7万元奖金。
75名优秀学生获奖励

李克杰

据南方网报道,广东东莞虎门外语学校今年考上清华的学生黄绮琪将获得60.5万元奖励,其中虎门镇政府奖励30万元,南栅社区奖10万元,虎门外语学校奖励20万,还有西头村委也奖励其5000元。这也是东莞史上最高的高考奖金。对此,有人赞有人弹,有政协委员提议,重金奖学的同时,希望受奖学生不忘东莞,毕业后能回东莞做贡献,此外,奖高考尖子也别忘了奖品德优秀的学生。

  该村村委会主任王桥发说,横山教育基金每年所得利息中,60%用于补助在读的横山户籍的高中生、大学生,30%用于奖励优秀师生,剩下的10%用于每年补助村里10名贫困学生。2003年起,该村每年还把10多万元的扶贫资金投放到了户籍学生的教育当中。

根据该镇的《石排镇奖教奖学方案》:凡考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石排户籍考生,每生一次性奖5万元;凡考入全国前十位高校(以该年度中国《人民网》公布的排位为准)的考生,每生一次性奖5000元;凡考上重点本科院校的考生(以当年国家公布的重点院校为准),每生一次性奖1000元;凡在石排中学参加中考,成绩排前二十名的学生,每生一次性奖励1000元(详见附表)。

继推出户籍人口从幼儿园到大学长达25年的免费教育后,“最牛教育强镇”广东东莞石排镇再出新举措:设立500万元的奖教奖学基金。29日,石排镇召开大会,奖励在今年中考及高考中表现突出的学生,其中今年东莞文科状元石排籍学生邓永辉获得了该镇奖励的7万元奖金。另外,邓永辉还分别获得就读中学的10万元奖励和所在村及村民小组的4.5万元奖励。(8月30日《信息时报》)

  最高奖金缘于4个巧合

  也就是说,在2008年石排镇计划实行25年免费教育前,横山村已经实行了某种形式的免费教育。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随着学生人数不断增多,加上物价上涨,该村的教育基金补助逐渐显得捉襟见肘。

在昨日举行的石排镇2010年欢迎大学生回乡暨欢送普高新生、大学新生大会上,石排镇对符合奖励的75名学生发放了奖金。其中,东莞市高考文科状元考入北京大学的邓永辉同学则获得了7万元的奖金。

邓永辉是《石排镇奖教奖学方案》的首批获奖者中的最高额奖金获得者。因为按照这个方案规定,凡考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石排户籍考生,每生一次性奖5万元;高考单科成绩或总成绩排在东莞市前三名,每人分别奖励2万、1.5万、1万。另对考入全国前十位高校及重点本科院校的考生也分别给予5000元和1000元的奖励。根据这个方案,邓永辉同学作为东莞市高考文科状元并考入北京大学,获得了该镇发放的7万元奖金。

虎门今年之所以会诞生史上最高的高考奖金,是因为在黄绮琪身上发生了4个巧合。

  全镇层面的免费教育政策,让这些民间教育基金重新看到了希望。

东莞文科状元获奖21.5万

加上邓永辉就读中学和所在村及村民小组的奖励,不计镇政府给予的每年6000元的免费大学教育补贴,光奖金一项,邓永辉就获得了21.5万元。这意味着,邓永辉因为高考成绩优异一夜“暴富”,成为考生中的“富翁”。于是,人们不禁要问:该不该让学生因一次考试而“暴富”?

据虎门宣教办有关负责人称,黄绮琪户籍是虎门南栅社区西头村委,从小就在虎门读书,在虎门外语学校也读了六年,并在此校考上了清华大学,这是一个巧合,这一巧合让她获得了30万奖励。

  翟崇碧说,实行免费教育,就是在探索一种新的户籍人口福利分红模式,即将村组利润转化为推进教育、医疗、养老等基本公共服务事业的均等化。

邓永辉是东莞市石排镇福隆村的高中毕业生,今年以东莞市高考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除了当地政府奖励的7万元,他还与该镇1120名户籍大学生一起成为该镇第一批享受大学阶段免费教育的学生,获得由石排镇政府给予的每年6000元的免费大学教育的补贴费用。

作为“最牛教育强镇”的东莞石排镇,在经济实力有了巨大提高之后,高度重视教育,大力投资人才培养,激励本地学子努力学习,争先夺优,其出发点和目的都是值得肯定的。但在投资教育和奖励优秀学子的时候,要不要考虑“度”,要不要做更多的利弊衡量,应不应该让学生因为一次考试而“暴富”,恐怕还值得进行更深入更细致的思量。

另一个巧合是,黄绮琪跟了母亲的户口,落在了南栅社区西头村,而她如果跟了父亲的户口那就是落在虎门太平,就不存在南栅社区对其10万元的奖励,因为虎门太平属于镇级管理,不再另有高考奖励。而这其中还有个小巧合,西头村对清华北大生今年也给出了5000元的奖励。

  溢出的“名片效应”

除了石排镇奖励的7万元,他所就读的东华高级中学还奖励了邓永辉10万元,他还获得福隆村及村民小组奖励的4.5万元。对于这笔21.5万元奖金,邓永辉表示将主要用在教育和创业方面,“我读大学以及弟弟读高中的学费、生活费可以从这里面出。另外,如果我在大学里面组建社团,或者是创业所需要的钱都可以从这里面支出。”

在笔者看来,作为政府和社会,让学生因为一次考试而“暴富”,其合理性和公平性值得商榷。首先,重奖中考、高考中的拔尖者,让个别人一夜“暴富”,把他们打造成“学生富翁”,仅仅是锦上添花的工作,难免会形成“赢者通吃”的不良社会氛围,给整体社会价值观以不当引导,让更多的人眼睛向前向上而忽视和淡漠大多数的身边普通人。

而最后一个更大的巧合是,她所在的虎门外语学校为了吸引优秀生源,开出了东莞民办学校对清华北大生最高的奖励20万元。上述4个巧合累计,黄绮琪因为考取清华而获得了60.5万元。

  就在当年,在一项由民间机构发起的、有东莞28个镇街参与的公共文明指数交叉测评中,石排名列榜首。2010年春节,网民又给石排送上了一个美誉:“中国最牛教育强镇”。

据悉,除了奖励中考及高考中表现突出的学生,石排镇还设立创业专项资金等措施推进大学生就业创业。截至目前,今年石排镇户籍大学毕业生就业率达69%。(记者
王汨)

同时,政府奖励动用的是纳税人的钱,是全体石排籍和非石排籍人共同创造的社会财富。这些财富本应用于改善全社会的福利和服务,而政府却把它过多地用于石排籍的个别尖子学生身上,一方面是其公平公正性值得怀疑,另一方面是资金的使用效率也值得追问。一次性考试中的状元就一定是优秀人才吗?即使是优秀人才,大学毕业后会回本地服务吗?政府把全部教育福利施惠于户籍人员,而对同样为本地创造财富的非户籍人员置之不理,不仅不够厚道,恐怕也涉嫌户籍歧视,有人为制造阶层对立的风险。

据了解,10-20万元对清华北大生的奖励在东莞各个镇区比比皆是,虽然各个镇政府动不动就给出30万元奖励,但从来没有人摘取过。这是因为镇政府一般都要求考生在本镇高中读满三年并考取了清华北大才能获奖,但历年来,几乎全部的清华北大生都是在城区重点高中考取,因而与镇政府的巨额奖金失之交臂。

  顺利迈出高中免费第一步后,一直少被外界关注的石排迅速吸引了社会各界的目光。一名在市区中学就读的石排籍学生曾自豪地对媒体说:“政府掏钱免费供我们读书,同班同学很羡慕我,连老师也赞叹‘石排镇很有远见’。”

石排镇奖教奖学方案

另外,石排镇将考入北大清华、高考单科或总成绩广东省前三名和东莞市前三名作为重奖的对象,进一步强化了“应试教育”意识,有变相激励应试教育之嫌,与我国正在全面推进的素质教育改革背道而驰。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省市已经禁止高考成绩排名,禁止发布高考状元信息和炒作高考状元,特别是广东省今年就已不再公布高考状元,且不说石排镇的奖励方案与教育改革大趋势不符,就操作层面而言,也面临难以确定“高考单科或总分广东省前三名”考生的困难和尴尬。

高考状元获奖21.5万 一考暴富该不该

  免费教育政策给石排的教育、民生和社会知名度带来了积极的化学效应。首先,在教育上,一个最直观的变化是,学生的读书热情被全面激活。以初中毕业生升学为例,2009年,全镇升学率从2005年的94%提高到了98.3%,排名由原来的全市第15位,攀升至全市第一。

考入清华、北大:

我们不反对奖优罚劣,更不反对加大教育投资,在教育问题上无论多么重视都不为过,但我们更希望把公共财富用到刀刃上,用得更加合理公平,无论如何不应该让学生因一次考试而“暴富”,这样可能会拔苗助长,甚至扼杀其上进心,扭曲其价值观。

邓永辉是《石排镇奖教奖学方案》的首批获奖者中的最高额奖金获得者。因为按照这个方案规定,凡考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石排户籍考生,每生一次性奖5
万元;高考单科成绩或总成绩排在东莞市前三名,每人分别奖励2万、1.5万、1万。另对考入全国前十位高校及重点本科院校的考生也分别给予5000元和
1000元的奖励。根据这个方案,邓永辉同学作为东莞市高考文科状元并考入北京大学,获得了该镇发放的7万元奖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