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应对检查……校外培训机构出现了一些新动向,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推进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

2019年10月4日 - 万搏体育app首页
应对检查……校外培训机构出现了一些新动向,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推进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

问题描述:

问:教育部禁止中小学教师给学生的补课近一年了,你身边还有补课现象吗?

原标题:有偿家教屡禁不止的背后:家长(微博)主动找名师攒班

治理校外培训需重拳出击

9月26日讯,直到中秋节前两天,教育部还在抓紧出台措施,试图为愈演愈烈的校外机构培训降温。至此,教育部今年里已连发了“三道禁令”,且一道比一道堪称“史上最严”。\n2018年3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推进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主要指语文、数学等)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9月中旬,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做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提出要严格掌握教师资格条件,未能取得教师资格的,培训机构不得继续聘用其从事学科类培训工作。几天后,教育部再发《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要求迅速改变各类竞赛造成的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过重、严重影响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等问题。

图片 1

编者按

“超纲”“拔高”改换名目,防暗访“假关门”应对检查……校外培训机构出现了一些新动向。

问题回答:

当然有,没有少,只有多,而且你不愿意补,老师有的是办法让你补

每到假期,有偿家教就会成为热门话题,是广大家长和教师之间矛盾的焦点。多年来,为治理有偿家教,教育部及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几乎年年都发禁令,而且言辞一年比一年严厉,处罚措施也越来越严苛。然而,有偿家教却是屡禁不止,只不过从半公开转为全地下,越来越具有隐蔽性。

朱慧卿作

回答:这”三道禁令”初衷是好的,作用不大。

我邻居家孩子读二年级,就开始补了英语,作文,到了三年级都快读完了,作文,英语没点提高,快放假的时候老师要让家长交下学期的补课费,我邻居就说不补了,一点效果都没有,一年还要差不多一万,结果老师就利用上课的时候给小孩不知道说了什么,两天后小孩打电话给家长说要继续补课,让我邻居把钱交了

就像所有的教育问题一样,有偿家教现象产生的原因非常复杂,不找到根源,只堵不疏,不仅不能彻底根治,反而会连带产生新的问题。今天,我们刊登的这3篇文章,呈现出有偿家教在不同地区的不同形态,以及家长、老师站在各自的角度对有偿家教的态度。只有把相关利益群体的诉求摸清楚,治理有偿家教的措施才能更有针对性。

补课费成普通家庭最大支出

第一道,教育机构不得“超纲学习,提前学习,强化应试”。这些问题都不大,改正就行,保正尊守,市场依然广阔。大多数学生补习的都是纲内内容。个别学霸补的是纲外内容,可忽略不计。

我小孩班主任也一样,不补的时候天天各种找你麻烦,补了就没事了。而且暑假想带孩子回老家,结果老师打电话要补课,不愿意,就说你孩子不补跟不上之类的话,反正就是不补也要补,交了钱,要请假要出游的可以

应对检查……校外培训机构出现了一些新动向,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推进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班里同学几乎没有不在外面上课的,而且都暗暗较劲,比谁能到某某有名的老师班里上课

本报记者 何 勇

第二道,教师资格证。教育机构聘请的基本为两类人,师范大学毕业未找到工作或是就打算在教育机构干的(工资高,自由)毕业生,还有学校离职或兼职的正规教师(也有退休的),资格证对他们来说就是吃饭的家当。

之前我有看到一个提问说现在的人故意黑老师,恶化师生关系,给社会造成恶劣影响,我只是实话实说了一下现在有的老师私下逼人补课的这种现象,就有人,应该也是老师吧,很不爽

小小县城十几所公办学校,满大街都是老师们的辅导班,还用得着“暗访”?“典型”是抓过几回,但都是在偏僻乡镇“暗访”出来的

今年暑假,沈阳的郝女士过得一点也不轻松。她为上初中的儿子报了语文、数学、英语3科课外培训班。每天她都要陪儿子到和平区十三纬路一个老写字楼里补课。

第三道,取消各类竞赛。这是学校的事,学校不搞竞赛,教育机构巴不得,省心了。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有些学生到社会上办的辅导班去了,家长一分钱没省,学生也一样写作业,这钱叫老师拿了,大家干得还有劲点

因为现在对在职教师补课查得紧,培训机构便很警惕,每天上课都有工作人员和家长把守,教室的门窗也不敢开。

这所谓的“三道禁令”其实是隔靴挠痒,无关痛痒。

在当下环境中,尝到甜头后,怎么可能禁止得了,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打打擦边球还是可以的。

放假了,北方某大城市高中物理老师董磊比平时更忙了。

“上课的都是名校老师,虽然补课累、花钱多,但孩子的同学几乎都报了,咱也得补啊,考高中差一分就可能差一档。”一小时100元,这个暑假,郝女士花了两万多元。

学生补课大多是因为在学校没学到充分的知识。同样的知识点,学校老师讲的不够全面,或者不能理解,不会应用,不会举一反三,逐类旁通,到了补课老师那里却都能解决,不能解决的想办法为学生解决,因为他不解决,就有可能被淘汰。市场是残酷的。

本人前期就是从事互联网教学方面的,所以见到的很多,当有政策的时候,绝对在短期内就会有对策出来。

董磊有个记得密密麻麻的日程表,表的两面像镜子一样,显示着他不同的身份:这一面,他是市重点高中骨干教师、年级组长、学科带头人,曾带出好几个状元班;而另一面,他是校外辅导界的“金牌名师”,传说中“经他指点,学生必能快速提分”。

这是辽宁一位普通家长的真实状态。

是我们学校老师业务水平差吗?不是,决不是!而是因为我们学校老师没有竞争,教的好坏,待遇差别不是很大,缺乏动力。带的学生多,不能差别化教育,有些学生必须补课。

讲个例子吧。去年的时候,对于抓补课很严,很多老师也就不敢明目张胆的给学生补课了,所以当时在短期内就出来了很多互联网教学。

面对教育部及各级教育行政部门频出的禁令:禁止公办学校教师从事有偿家教,董磊有自己的原则——凡是自己班里的学生,可以免费辅导,但他在校外的辅导班不接收自己的学生,理由很简单:该讲的,在课堂上全讲了。他觉得,这样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前不久,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在沈阳、抚顺、本溪、铁岭等4市,采取听市、县政府汇报,分别召开校长与教师、家长、培训机构负责人座谈会,到学校、培训机构实地调研,开展学生、教师、家长问卷调查以及暗访等多种形式,对全省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情况开展了专题调研。调研发现,用于子女补课的费用平均每月在2000元以上,补课已成常态。

所以,解决学生上补习班的问题的根在学校,在学校的教师。如果有一天,学校的制度创新,学校老师老师能根据学生具体情况,差异化上课,也许课真的不用补了。

互联网公司负责搭建教学平台,然后在学校周围两三公里范围内组好教学场地,装修成一个一个的卡位,单独的小空间房屋。

但总有家长托各种关系找到他,近乎“哀求”地希望孩子能跟着他补习,“我们愿意花钱!”

记者在沈阳调查发现,几十人大课费用至少一小时100元;普通老师一对一补课,每小时要300元;如果“市三所”老师则更高;初三、高三冲刺阶段,名校教师一对一补课千元一次。而且由于市场需求大、名师少,课外培训往往供不应求。

回答:想通过文件使教育市场变冷,只怕最终的结果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然后找到学校谈合作,以班级或者年级为单位,找一些老师来办公地上课,孩子在家学习,基本上都是让所在班级的教自己班级的学生。

一边是越发旺盛的家教需求,一边是教育部门的一道道禁令,但“有偿家教”始终屡禁不止,相关禁令也被称为“最难执行的禁令”。

补课已成为普通工薪阶层家庭的主要支出。辽阳一位在国企上班的家长告诉记者,从初一开始,基本每年一个人的工资就要全部用到孩子补课上。“平时三四百元一次补课,初三就得上千元。别人都补,自己也没有办法,不能给孩子留遗憾。”

我们得清楚,为什么教育市场如此火爆呢?最关键的原因,是因为高考。整个高考机制没有发生改变,那么想让教育市场冷却,变得清淡起来,那真的是痴人说梦。

报名一般都是由班主任在全班通报,主要是周末和寒暑假期间,说是自由报名,不强制,但是学生家长知道了可不这么想。

  家长主动攒班,心里有“小算盘”

有的家长为给孩子补课,不得不在外兼职。记者有一次找代驾,司机有正式工勤编制,夫妻工资不算低。“孩子在普通高中就读。每到放寒假、暑假之前3个月,我都得出来做代驾,一个月代驾差不多有6000元收入,好供孩子上辅导班。”

为何?图片 2

1、别的孩子补课了,我家孩子就落后了

“又是陈鹏的妈妈!”董磊看了一眼手机,10多个未接来电,全是一个电话号码,他皱了一下眉头,按掉了电话。

学校应是教育的主阵地。采访中,家长意见最大的就是,许多校外培训机构以应试教育为目的,“提前教学”“超纲教学”,严重冲击学校的正常教育;更有个别培训机构和一些老师相互依托,抬高补课价格,
组织学生进行课外培训。对此,今年沈阳教育部门作出规定,一旦发现中小学校教师在校外补课,调离教课一线3年。

因为,有学校的地方,就有差生。就算不是差生,也想着更优更好。所以,无论是对于哪个层次的学生,都有其对应的辅导机构。特别是对于城市里的中小学,试问,有几个不报辅导机构的呢?就拿我教的上个班来说吧,曾经进行过统计,一个班67人,有58人都报辅导班,而且还有将近40人报的还是两个辅导班,更有五六人报的班达三个以上。图片 3

2、不报名那我家孩子以后在学校就得不到老师的关照了。

这是这学期被他回绝的第三个学生家长了。前两个,只是希望让孩子在校外辅导班继续跟着董老师上课,被董磊婉拒了,“我在学校讲的比在外面只多不少,孩子有不明白的来问我,没必要重复听”。

朱先生最近给读二年级的儿子报了国学班。学费一年1.6万元,一次性交清,每周两次课,每次一个半小时。这是朱先生给儿子报的第六个兴趣班。英语班每年1.5万元、跆拳道班每年8000元,再加上足球、口才、钢琴等等,总共差不多8万多元。钱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孩子从周一到周日,只有周日下午可以休息。

你就说说吧,这个蛋糕有多大,有多肥。

所以说基本上每个班报名都是满员的。

而陈鹏的妈妈则明确表示,想当董老师的“经纪人”,“我好几个同事都听说您是金牌名师,可您在外面的班早就报不上名了,干脆咱自己攒个班吧!”

在沈阳,初中以前报各种兴趣班,初中后报辅导班,成为一种风气。“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成为一些家长的自我安慰。记者熟悉的一些家长,不管男孩女孩,一般都要报3个以上的培训班。

放着这么大的市场,怎么可能冷却呢?

利益分配就是公司、学校、班主任、任课老师这种层次各占比例。宣传时的好处就是,自己班的老师教自己班的学生,这样老师知道进度在哪,也了解自己的学生,家长也放心学习效果。

这样的家长,董磊见过太多了。曾经有一位隔壁班姓赵的家长找到他,也是同样的一番话,“我给您攒学生、我负责收费,每堂课一小时,固定给您1500元,您什么都不用管!”按照这位家长的说法,如果攒齐10个孩子,每人每节课只需要花150元,如果再多招点人,那么平均到每个学生头上的费用可以更低。

也有家长表示,虽然补课费用高昂,但校外培训机构确实弥补了校内教育的不足。尤其是小学阶段,校内的艺术教育明显不足,而校外机构的师资力量、课程研发、沟通服务等相比较而言还是不错的。

纵然有明文规定,如此一来,被清退的只是些虾米型辅导机构,反而成全了那些中等规模的辅导机构。

最主要的补课费用比去培训机构要便宜得多,家长也乐意掏这个钱。

当时董磊觉得,自己只管讲课也挺好,可“没想到家长是有私心的”。班里学生的人数并没有像赵女士说的那样“再多招点”,而是固定在起初的8个左右,因为家长其实并不希望更多的孩子来听名师讲课,用她的话说,“大伙儿都听会了,我们孩子的优势不就没了?”随后,因为这种家长自治的松散管理,后来又有几个学生退出了,这样一来,留下来的孩子平均学费自然就提高了。赵女士又来跟董磊“磨”,能不能把课时费降下来。一来二去,董磊感觉很不舒服,他觉得作为老师还是得有点“道德洁癖”,“张口闭口就谈钱,好像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只剩赤裸裸的金钱交易了。”

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的调研还显示,校外培训机构多头管理、整治不力是学生课外负担越来越重的原因之一。虽然三令五申校外培训机构不许搞“应试、超标、超前”培训,但绝大多数校外培训机构就是为“应试”而生的,何为“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在实践中较难界定。

而费用,只怕就得多得多了!

而老师以前补课也就是带十几二十个,现在一下子是全班人,费用低,但是人员多了。分到手里的比以前自己提心吊胆挣的更多了,而且还没有风险。何乐而不为呢

此后,他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底线,不再直接与家长谈钱,只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到课外培训机构讲课,早早谈好一个学期上多少节课、挣多少钱,后面上好课就行了。

而且,校外培训机构的办学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由教育、民政、工商部门多头发放,谁是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主体并不清晰,导致监管缺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