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而在大部分人迷惘要考研还是上班的情况下,我就考北大

2019年10月5日 - 万搏体育考试频道
而在大部分人迷惘要考研还是上班的情况下,我就考北大

高志军

我说我要考北大,宿舍剩余6个人热烈欢迎我加入他们的考研大军,并热心提供给我学校里适合学习的地方。

高考结束后,很多朋友鼓励我说,写写你的高三吧。而我迟迟没有动笔,因为那段时光虽然刚刚过去,但我却再难回忆起。或许是下意识里我选择了逃避,不愿记起那些被汗水和泪水浸湿了的日子。今天路过书店,看见熟悉的书摊上摆着新一期的高考版作文素材,红色的封面上“刘翔正式退役”六个大字赫赫在目,习惯性的拿起。等我走到收银台的那一刻,我才惊觉,那段与高三有关的日子,早已经离我远去。在步入大学的前夕,我也应该鼓起勇气,面对我的高三,我的青春。

图片 1

身处二类本科院校,刚入学那会儿,还曾天真地以为自己也是天之骄子了,没心没肺地在大学里度过了两年。上了大三,出国的准备出国了,找工作的也在为以后的职场充电去了,而我依旧井底之蛙般地自我感觉良好,对未来一无所知。

我是普通一本生,非985,211。当然大多数人,甚至是所有人,反应都是诧异,然后为了给我留面子说,嗯加油,好好学习,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高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高二六月份因为中高考放假前,喇叭里突然传来级部主任响亮的声音“同学们,高三的同学一高考结束,你们就是高三了!”?还是假期结束看到同桌默默的在桌子上写上“你高三了”的便利贴?是在学校组织“我站在高三的门槛前”的励志活动?还是高二期末看见期末排名感觉未来无路时?

作者 | 市界 徐雪

大三暑假回家,在书橱一角看到了读高中时买的一本书《等你在北大》,高三埋头苦读的场景在脑海里闪过,却非常模糊。
封皮上鎏金的“北京大学”四个字,让我的心微微一颤。北大,那可是自儿时起就怀揣的梦想啊,就这么放弃了吗?心里隐隐地痛,高考后的失望沮丧低落再次从心底涌起。

我其实知道自己这次是考不上的。因为我真正愿意去面对我内心深处想要考研的想法的时候,是报名最后一天,距考试两个月。

高三似乎总是与梦想有关,,班主任也总是让我们填写各种各样的学习目标和理想大学。每一次填写理想大学的时候,我的笔尖总是微微颤抖。北京大学——是我踏入高中校门时对自己的承诺,奈何现实残酷,面对高二分科以后一次不如一次的考试成绩,我再也不敢把“北京大学”四个字写在那一栏,生怕把自己的梦想变成一个笑话,被别人肆意嘲笑。高二暑假,我偶然间在网上看到那篇文章《少年,你的梦想死到哪里去了》。“可是后来,他真的去了清华,他的世界不再为你所知,一个梦保留十年之久,就会变成现实。而你将十年过成一场梦,梦里有花朵的柔软糖果的香甜,梦醒后,你仍一贫如洗。”“你继续蜗居在自己的狭隘世界里,痴迷着那些距离现实遥远的文字与影像。”字字触目惊心,泪水夺眶而出,那些文字犹如惊雷一声响,唤醒了我内心沉睡的小狮子。

编辑 | 朗明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我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要为自己的梦想奋斗,我一定要考北大。当我把这个决定告诉爸妈时,他们有些吃惊,看着他们的孩子好像有些陌生。他们总是跟我说,其实苏州大学也不错,要不就考苏大研究生吧。而我每次总是斩钉截铁地说: “不,我就考北大,那才是我的梦想。一次考不上,考两次,两次考不上就考三次,人生能有几回搏。”

大四开始,我找到一份兼职,手有余钱,上午睡到自然醒,上课吃饭睡觉,兼职回来压一圈操场,打一晚上游戏,生活可以说是无比惬意。我坚信以我大学三年积累的部长资格,获得的奖学金资格、全国比赛奖项和各种活动各种荣誉,会让我在校园招聘中如鱼得水。而在大部分人迷惘要考研还是上班的情况下,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上班。早晚我们都是要找工作的嘛,早出来早有经验,都学了20多年的可笨了,谁还要再经历一次高三。我一度很排斥考研,觉得自己心无旁骛,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高二暑假,七夕,自己一个人,坐在自习室里,伴着嗡嗡的空调声音,与那道圆锥曲线的题目较劲,用了近半个小时,与“长相极其丑陋”的表达式“斗争”,好不容易把最值求出来,检查时却发现竟然求错了椭圆的方程。生气的把笔摔在地上,然后自己再默默地捡起来,叹一口气,继续做题。那是我高三的前奏,也是高中最美好的记忆。那时候,没有考试,没有对比,那么单纯,那么纯粹,眼中只有题目,心中只有梦想,我就像一头小兽,不知东南西北的往前冲。

图片 2

北大啊,我每天对着未名湖的方向,呼唤一千遍你的名字,你是我的爱人、我的梦啊!终有一天,我要坐着轰隆隆的火车一路疾驰到你的身边,让我的梦想有一个归宿,让北大成为我一生最重要的注脚。

可是我逐渐发现自己错了。我败给的,不是现实,而是我自己的心。

我觉得自己在这个学院里这个专业里很优秀,无论是成绩还是课外活动,我都有自信昂首挺胸。但是在一场面试中,我们学校所有学生会主席,班长部长等有些头衔的,全部被刷,原因是我们野心太大。面试完之后我们几个曾经的主席部长面面相觑。

在此时,我已经有过两次实习经历。我问自己,开心吗,马上就可以步入你想要的上班生活了,这就是市场营销专业的工作,喜欢吗?

开心吗,喜欢吗?每天我都问一遍自己。或许我可以拿着我的简历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够吃够花,反正独生女,家里压力没那么大,每天上上班,回来打会游戏,不好吗。

挺好的,先这样过几年再说吧。

很快有了第二个面试,经理问我,你喜欢营销工作吗?我抿唇笑了:“我学的就是市场营销,我当然喜欢。”

在那个特殊的七夕之日,我与北京大学遥遥相望。本该是裙角风扬,笑靥如花的青春年华,而我却全部交付给了题目。只是希望自己在明年的七夕,能够和梦想牵手。

2019年3月28日,新东方集团旗下的新东方在线正式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外界称之为“港股在线教育第一股”。而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近日出版的新书中,自曝其曾经遭遇绑架,被注射麻醉针,甚至差点儿丢了性命,7个人被抢劫只有自己活了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暑假结束后,回到了学校。酷热难耐,电风扇吹出的风也是热的,燥热的天气让人有些心浮,看看被汗水打湿的课本,看看周遭逍遥快活的同学,好几次我都在心里问自己,这真的是你要的吗,你真的能坚持下去吗?

说完那一瞬间,醍醐灌顶一般,我突然明白了很多。原来很多事情不是你不愿意做就可以不做,为了生活下去,原来我们可以忽略内心的呼喊。一个人成功努力不够,还要有天赋,而活下去,努力总会坚持下去。当我们自己生活难以保证时,谁会在意你的梦想是什么,恐怕连自己都在为一日三餐奔波的路上,渐渐遗忘了。

那个晚上我想了很久,第二天我登录了考研报名网点击了报名。

是的,我的确可以借助爸爸妈妈的帮忙过上一个安定舒服的生活,可是这样的生活一眼望的到尽头,把同样的一天重复好几万遍,这样的人生有意思吗?

没意思,真没意思。

舍友们天不亮就起床,要熄灯了才回来,累吗,累,但是心里很充实。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努力。我问自己,你为什么要考研,是因为不想找工作躲避现实还是真的想自己再加把劲,去追寻一个更好的未来现在拼一把。没错,还有两个月,不奢求奇迹,只是一个开始,一个新征途的开始,将来的我,会感激现在拼命的自己。

那么多学校我报哪一个呢,报什么专业呢?舍友拿过我手机,点开了QQ,我看到北京大学的考研群消息在不断闪烁。

图片 3

北大辅导书

舍友说,你从来就没有忘记,这就是证明。

是什么时候加的呢?大概是我知道考研这个消息时吧。原来我自己,也曾梦想过,只不过,我刻意回避了它。

是啊,从小我就喜欢读书写字,高中时更是喜欢文学,高考后我忽略了我学文学的那声呼喊,和父母商量了学了工商管理。自己想一想这大学四年,原来胸腔里还是装着一个文学心,可是普通的一本让我主动回避了北京大学这个闪闪发光的名字。四年,我都没有正视自己想法,我自己就把自己否定了,我参加学校社团,参加各种比赛,获得了很不错的成绩。我找出各种理由告诉我自己,我不能学习文学,文学你学不好。我塑造了一个爱说爱笑,开朗大方,有能力口才好的厉害女生形象,所有人说,不愧是辩论队的,你学市场营销真没错。我也告诉自己,我不是一个爱读书爱写作爱练字的文学小女生,我是学市场营销的,我应该思维敏捷,应该大方交流,应该找一份不错的工作去拼业绩。没人知道其实我面对陌生人也是不愿开口,站在整个大厅里辩论也会紧张,演讲前也会慌到不知所措。

最后截止报名那一天,我一下就看开了。

躲不掉的九月来了,我的高三——终于拉开的帷幕。

“命大”的俞敏洪

能的,我一定能的。为了千里之外的湖光塔影,为了渴求一生的梦想,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北大,在我心里早已成了一块圣地,我一定要踏上那块土地,去朝圣,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去他的老师意见,其他的同学眼光,三大姑六大婆闲杂人等的议论纷纷,我就是要考北大文学系,考不上我明年再来,今年看看差距,我还年轻,大不了从头再来。

我坦荡的抱着一摞摞印着北大考研资料名称的辅导书去自习室看书。络绎不绝的询问,我都轻轻挡回去了,问的紧了坦然说出北大两个字。不出所料,惊讶的语气不一而同。

我也开始了苦逼的考研生活,游戏卸载,约饭唱歌推掉,饿了吃饭,不饿接着看书,企业面试一概不去。

有人问我,考的上吗?要把这么多机会浪费?

突然之间,生活就忙了起来。我把手机闹铃设成了张震岳的《思念是一种病》,聊以慰藉我对北京大学的思念之情。每天5:45从床上爬起来,听着张震岳
,迷迷糊糊地去洗脸刷牙,直到开始吃早餐依然睁不开眼。当时我住在学校隔壁的家属楼,从家到学校门口的那段路,我迎着还未升起的朝阳,看着耳朵里插着耳机听英语的学霸,手里拿着便携式小本背单词短语的妹子——每个人,似乎都在拼尽全力的努力。九月的来临驱散不了燥热,我坐在教室后面的角落,面前是堆积如山的高三一轮复习资料,什么“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什么“天利三十八套”,我将各种课本参考书在课桌上一本一本摞起来,然后躲在那些书都后面,企图获得一种所谓的安全感。刚刚步入高三的我们,一个个意气风发,信誓旦旦,每天都是满血复活的状态。

1991年,俞敏洪从北大辞职,在一家培训学校打工。由于不看好学校的办学理念,俞敏洪再次辞职,并决定自立门户。1993年,新东方学校成立,徐小平和王强留学归来后,也加入新东方,“三驾马车”开始引领着这家教育机构走向飞速发展。

此后披星戴月,悬梁刺股,课本看了一遍又一遍,渐渐不少章节都能背诵了。每天12点上床睡觉,早已是万籁俱寂,偶尔还会传出同学轻声的呓语。从枕下拿出《等你在北大》,窗外的路灯照得“北京大学”四个烫金字闪闪发光,抚摸着书皮,好像我真的触摸到了那方圣土。把书慢慢放在枕下,枕着书安然地睡着了,梦中,我躺在北大的草坪上,望着蓝天,在蓝天上放飞着我的梦想。

我说,考不上。但我还是会专心复习,这是我自己在做我想要做的事,我很开心,也绝不后悔。

有人的语言是善意的,但多数人的语气是嘲讽的。面对一阵阵夸张的,恶意的,甚至来自好朋友的嘲笑时,我也明白,普通一本生,翻身不仅卡在那优秀大学的门槛,更是卡在流言蜚语。

那两个月,也切实体会了一把网上逆袭大神们的遭遇,不同的是,我没有逆袭。

我在学校里,家里的书桌上,用红色的记号笔,写下“我要去北大”的豪言壮语。每天晚上,当我困得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的时候,当我幻想着自己躺在温暖的小床的时候,当看着顾漫新书《骄阳似我》的唯美封皮时,当我对着电视羡慕《何以笙箫默》里那感人至深的爱情,那五个鲜红的大字是我脑子里两个小人打架“学习派”胜利的全部力量。那些夜深人静的夜晚,我可以告诉自己的,只是“再坚持一下”。

到了1998年,新东方的牌子已经打响,每天前来报名的学生络绎不绝,尤其是周末,两天就能收50-100万报名费,在那个年代绝对算得上是一笔大数目。有钱是好事,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

2009年,1月10日,11日,厮杀,恶战,昏天暗地。战后,嘴角长了一圈泡,回家后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什么都不知道了,只知道,离北大我的梦想中的爱人又近了一步。

在这两个月中,我也明白,考研要端正自己的心态,无论是抱有什么样的目的考研,只求问心无愧。要知道,从内心涌出来的渴望,才是真正支持自己度过漫长孤独时光的动力。考研坚持不下去的,一定是前方的梦想还还不够渴望。真的心中有个坚定的目标,时间再难熬,也愿披荆斩棘,一往无前,哪有时间胡思乱想,伤春悲秋。想报那所学校,结合自身情况做好选择,但是有强烈的渴望,一定要大胆去追,哪怕现在失败,也不要将来后悔。

说来一切都很平静。

我考研的考场,整场全是北大考生。第一次进去,30人报名,到场28位。考到最后一场,还剩16个人。

我对自己说,你很棒,至少你坚持了下来。

记得有很有名的一段话,很多人是在第二天开始前时候放弃的,熬过了一整天,反而害怕明天的到来。

北大佼佼者中的佼佼者,方才可入。这四场考试,不知考崩了多少人的心态。我和前座开玩笑,咱们都互相认识认识,早两年晚两年,大家没准都是校友了哈哈哈哈哈哈。

周考月考期中考,即使是家庭作业,课堂练习,我们也要涂卡排名贴成绩。频繁的考试让排名常态化,也深深撞击着每一个高三狗脆弱的心灵。三天前的英语考试我还是第一,三天后我就变成了倒数,这样的惨不忍睹,这样的跌宕起伏,或许只有那些走过高三的人才能明白。“某某某,物理老师召见!”随之而来的叹气与幸灾乐祸成了整个高三最大的乐趣。红色成了整个高三最恐怖的颜色。每堂英语课之前,可爱的英语课代表在黑板上写下昨天作业的答案,错一个阅读可以接受,错两个就感觉“肉疼”,而当错题个数量化成丢掉的分数,我们只能叹气。当理综训练疯狂来袭,一道化学、生物选择变成5分,一道物理选择变成6分,直到今日,仍然记得,化学老师看着我错的两道化学选择题和低的可怕的理综分数,问我:“你错得起吗?”错不起,错不起,题目错不起;未来,更错不起。

在那个没有电子支付的年代,一到周末,银行只开放个人业务,对公业务只能在工作日办理,也就是说,上百万的学费,硬生生存不进银行。

3月4日,我查到了成绩,专业招三十人,我排名第二,会心一笑,梦想已经在向我招手了。3月24日,北大招办通知确定录取,我的梦想终于成真。我很快就会见到你,我的爱人。

笑过之后,我们都明白,自己的实力,可能真的只是在说笑。

前几天成绩出来了。2月2号晚上就是睡不着,一遍遍刷新,迷迷糊糊睡会也隔一会一醒,看到自己成绩,舒了口气。

嗯,没考上,但是不错,两个月的成绩还是可以的,看了第一名的差距,我想,还是要拼一把。

我现在在找实习的工作,嗯,有点难。我问自己后悔吗?

图片 4

想要去的地方一定要向他奔去

我高三的痛苦,起点是一模。在班里没出过前十的我,在一模竟然只考了619,班级30,年级83,看到这个成绩的时候,满脸的不相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居然考了这么一点分数?619,呵呵,在这个人口大省的山东,别说北大,我连一所211的大学都不要奢望。我抬起头,前方无路。我记得高秉涵在接受柴静调查时说:“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那些深夜里流过的眼泪,打在我的一模试卷上,浸湿了整个高三的悲哀。很多天,我整个人都是恹恹的状态,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曾经的那个energetic
的自己,随着我失败的一模,消失了。英语老师说,一模考试要像一阵风一样,吹过去就过去了,我们要做的事汲取教训,面对高考。然而沉浸在悲伤中的我并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那时的自己,诚如鲁迅先生说的那样“咀嚼一己小小的悲欢,并视之为大世界”,可怜而可悲,却是成长的必经之路。而我多么感谢一模的失利,才能让我在未来的高考里,坦然前行,从容不迫。

这么大一笔现金着实让俞敏洪头疼,放在保险柜也不安全,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保险柜的位置,而且当时新东方租的房子不但漏风漏雨,门也是随便一撬就能进去。怎么办呢?俞敏洪的办法很简单——把钱直接拎回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